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文化 -> 法官文學

記憶中的那條小路

  發布時間:2019-08-16 11:15:31


  兒時記憶里最深刻的那條小路,是我家通往大姨家的路。因為,在那條路上往返的頻率很高;因為,走在那條路上時心情都是愉悅的;因為,走在那條路上總有收獲……

  記憶中,那是一條坑坑洼洼的鄉村小土路,趕上下雨會變得泥濘濕滑,騎自行車走在上面,不但會甩一身泥,還可能摔跟頭滾一身的黃泥巴,活像一只知了猴。路的兩旁是片片田地,春天是一片綠油油的生機盎然,夏天是一片青蔥的瓜果蔬菜,秋天是一人多高待收獲的玉米,冬天是蘊含生機初長成的麥苗。多彩季節把小路裝扮成豐富顏色,讓小路不再單調,那偶爾飄過的風雨和泥濘似乎只是它如氤的點綴。

  媽媽年幼時姥姥就去世了,長姐如母,年長的大姨自然而然地承擔起照顧未成年妹妹的責任,彼時的媽媽對長姐也有很強的依賴,即使后來姐妹兩人陸續結婚離家,走動也非常頻繁。自我記事起,當別的小朋友去姥姥家時,我都是去大姨家的。媽媽每次都會把自己的生活瑣事向大姨傾訴,大姨也如母親般將自己的生活經驗傳授給媽媽。姐妹倆互相鼓勵、互相開導,相依相伴。那些諸如夫妻、婆媳、母女之間的相處經驗和智慧,通過那條小路得以傳遞。那條路承載了媽媽和大姨的悄悄話,承載了為人母、為人婦、為人媳的教誨,也承載了兩個家庭的和睦與溫度。

  我小時候斷奶時,媽媽把我送到大姨家,因為大姨是媽媽最信任的人,是會像姥姥一樣視我如珍寶的存在,所以媽媽放心地把指引我、幫助我走出人生重要一步的任務交給大姨。事實證明,大姨超額完成了任務。一周后,媽媽再見我時,小小的我依偎在大姨的懷抱,不肯讓媽媽碰。

  無論是我在襁褓中,還是我的童年和少年時代,同樣享受了大姨的精心呵護和悉心照料。在那個物資還不是特別充足的年代,大姨總是慷慨大方地伸出援手,一兜雞蛋、一把掛面、一包蛋糕、一袋大米……各種吃的、喝的,通過小路傳遞到我家。那條小路就像臍帶一般,源源不斷地給我輸送著不是母愛勝似母愛的愛。每當我走上那條小路,就意味著愛,意味著感恩。

  當然,年少的我對玩樂和零食沒有任何抵抗能力,通過這條小路走到大姨家,可以跟姐姐學玩好多游戲、學唱好聽的歌謠,回家便可像老師一樣教給身邊的小伙伴。而且,通過這條小路,走進大姨家的小賣部,可以大快朵頤,還能搜刮平時買不到的小玩意兒,滿足我的好奇心,同時也有了回家后向小伙伴炫耀的資本。那種人無我有、人不知我已見的存在感、自豪感、滿足感,至今想起,仍是嘴角含笑。那條小路用它無可比擬的魅力,吸引著我去接觸一切新鮮的人和事物。

  多年后,我離家外出求學、工作,距離那條小路越來越遠,可記憶里,那條小路卻越來越清晰。時常午夜夢回,似乎我還坐在媽媽自行車后座,行駛在小路上,奔向大姨家。身后,似乎有一巨幅屏幕,播放著媽媽和大姨的姐妹情深,刻畫著各種育兒經驗,訴說著很多生活的智慧,旁邊是一個如饑似渴的孩子,品味著真摯感情,學習著生活知識,領悟著生命真諦,逐漸成長。

  (作者單位:孟村回族自治縣人民法院)

 

 

關閉窗口

牛牛水果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