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新聞 -> 新聞頭條

奔著問題去 迎著困難上 ——河北固安法院多元解紛工作紀實

  發布時間:2019-08-21 13:00:26


為了將多元解紛機制用活用深,將矛盾糾紛化解在源頭,河北省固安縣人民法院把握時代脈搏,奔著問題去、迎著困難上,以清晰明確的“施工圖”,引領非訴糾紛化解工作穩步推進,收到了可喜效果,全縣出現152個“無訴村”。

現場直擊

8月13日,得知固安法院工業園區人民法庭庭長于洋要外出調解幾起糾紛,記者隨同前往。

“今天,我們要去縣婦聯婚姻家庭糾紛調解室調解一起非訴婚姻糾紛。”于洋介紹說,“申某經常對妻子丁某家暴,丁某要離婚,申某也同意了,但兩人都不想撫養兩個有智障的孩子,法院和婦聯調解多次,現在雙方基本同意每人撫養一個孩子。”

10時20分,男女雙方來到設在工業園區北關村村委會院內的縣婦聯婚姻家庭糾紛調解室。法官和婦聯工作人員前期的工作為當天的調解打下良好基礎,雙方在現場很快達成離婚協議:女兒由申某撫養,兒子由丁某撫養。因丁某沒有經濟來源,兒子撫養費由申某每月負擔200元,至兒子滿18周歲止。

調解協議簽下后,縣婦聯婚姻家庭調解室主任王澤俠有感而發:“以后你們還可能組建新家庭,再處理夫妻關系時,多一些包容,多一些理解,相互尊重,婚姻才能長久。”

一旁的于洋接過話茬:“孩子要撫養好,各方有時間多看看孩子,生活有困難,法庭和婦聯都會幫著解決。”

聽了于洋和王澤俠的肺腑之言,丁某和申某心感溫暖,連連點頭。

跟丁某、申某的糾紛不同,另一起糾紛的當事人賈某與李某是因為退還租房款而產生矛盾。

來自河南的賈某租用新興產業示范區西楊村村民李某的房屋從事產品加工,并交付一年房屋租金7萬元。但僅僅2個月,賈某的產品加工項目就被有關部門叫停。搬出后租房款退多少,雙方達不成一致意見。

下午2時20分,于洋來到李某家對雙方進行調解。

“全年的租金我都交了,但實際只租了2個月。”說起租金這事,賈某憤憤不平。

“我的意見是,房子該修你給修了,你提前搬走我會退租金。”李某說道。

“你最多能給我退多少?”

“我退你2萬塊錢,你看行不行?”

“我給個數,你得退我3.8萬元。”

“那不行。”

眼看雙方談不攏,于洋根據經驗決定對雙方進行“背靠背”調解。

經過近1個小時的調解,雙方達成協議:李某退給賈某租金3.5萬元。李某當場就承諾,第二天就把錢打給賈某。

在返回的路上,于洋感慨地對記者說:“我們庭轄區糾紛多,干警們大部分時間都奔波在鄉村辦案。去年,全縣出現了152個‘無訴村’,其中我們法庭轄區就有50個。看到這些‘回報’,再辛苦我們也覺得值。”

機制創新

2018年4月28日,固安縣委、縣政府召開全縣干部大會,強力推進創建“無訴鄉村”活動,以黨委領導、政府支持、法院主辦、社會聯動的創建“無訴鄉村”工作迅速在固安縣全面開展。此項活動的開展,為全縣構建起多元解紛大格局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固安法院以此為契機,在訴訟服務中心組建了調解速裁團隊。團隊采用“1+3+4”模式,即1名員額法官、3名法官助理、4名書記員。今年又增加一個法官團隊,并明確將一些群體性糾紛納入非訴調解程序。該院還在70個村委會掛牌成立了法官工作室,能更及時有效地就近解決矛盾糾紛。2018年1月至今年7月,固安法院成功調解糾紛1900余件。

固安法院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工作成效顯著,其中“一鄉一庭”便是一大亮點。2018年4月,固安法院“一鄉一庭”全面升級,縣有關部門為“一鄉一庭”批復了機構編制,活動經費納入財政預算,還增補任命了34名人民陪審員、招錄了10名書記員、聘請了419名特邀調解員。此外,各鄉鎮全力支持,為“一鄉一庭”增加了辦公用房,面積均達50平方米以上。

全面升級后,該院將“一鄉一庭”工作與“登”字號立案、訴前化解有機結合,科學制定案件運轉流程,利用“一鄉一庭”系統和訴調對接機制,實現矛盾糾紛收集、受理、登記、化解、速裁等各個環節相互銜接,并實行了上門調解、電話微信調解等方便快捷的解紛方式。“一鄉一庭”在矛盾糾紛多元化解中發揮了更大作用。2018年1月至今年7月,“一鄉一庭”成功調解的非訴糾紛就有260余件。

在化解糾紛時,固安法院注重發揮各類調解組織的作用,主動邀請調解人員參與法院訴前糾紛化解。各級調解組織也積極開展非訴調解工作。

固安逐步健全了縣、鄉鎮、村三級調解組織,并在重點行業、重點領域建立規范化的人民調解委員會,這些調解組織在多元化解中出了“大力氣”。如縣婦聯,在今年5月成立了婚姻家庭糾紛調解室,與法院等部門聯合開展調解工作。又如宮村鎮東楊先務村村委會,成立了由14人組成的調委會,僅僅2018年,就調處矛盾糾紛70余起,成為遠近聞名的“無訴村”。

“在縣委和縣政府的領導、支持下,我們統籌推進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建設,在非訴訟階段有效化解了大量糾紛,在創建‘無訴鄉村’活動中取得可喜成績。”固安法院代院長馬運濤告訴記者。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2019年8月21日頭版頭條)    

 

 

關閉窗口

牛牛水果大餐